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机关党建工作


关于凉山彝族医药发展状况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30日 09:59 信息来源: 凉山州市监局


凉山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总工程师    冯庆昭

按照州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的安排部署,活动中应结合分管工作有针对性开展调查研究的要求。对凉山彝族医药发展状况进行了调研。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医药学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当前,中医药振兴发展迎来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希望广大中医药工作者增强民族自信,勇攀医学高峰,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推进中医药现代化,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在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谱写新的篇章。习近平强调,要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传承精华,守正创新,加快推进中医药现代化、产业化,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推动中医药事业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充分发挥中医药防病治病的独特优势和作用,为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

为认真落实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近日对中医药发展大会的作出重要指示精神,我就凉山州彝族医药的发展状况调研情况报告于下:

一、彝医药发展历史

彝医药文化历史悠久,是彝族历史文化遗产的核心构成,凝聚着彝族先民独具特色、自成体系的自然观、宇宙观、生命观、生态观,以及保护生命、创造历史、树立民族尊严和地域尊严的文化智慧,是彝族人民长期与疾病做斗争的经验总结。据《西南彝志·谱牒志》记载:彝族药起源于商末周初时期,彝族先贤对人、自然、人与自然的关系、健康和疾病所做出的客观实际的解释,已进入了辩证唯物论认识论的层面并代代相传。经过长期的积累与传承,彝族医药形成了具有独特理论的体系,彝医药文化作为彝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已列入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

二、彝医药发展的法律和政策环境

《宪法》明确规定,国家要“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党的“十七大”、“十八大”也强调要 “扶持和促进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发展”,党的十九大提出“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指出,中医药(民族医药)作为中华民族的瑰宝,蕴含着丰富的哲学思想和人文精神,是我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体现,对促进民族团结、边疆稳定和社会和谐具有重要作用。2010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明确把“传统技艺、医药和历法”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目前,彝医药已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医药学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将中医药发展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举措。国家对民族医药高度重视,国务院先后印发了发展中医药(民族医药)的一系列保障措施和实施纲要,如《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全国民族医药近期重点工作实施方案(2010-2012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习近平总书记指示:“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战略地位……”李克强总理强调:“推动在中医药、民族医药等领域开展生物资源联合开发、健康服务推广。”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已自2017年7月1日起施行,国粹有了国法保障。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医药工作会议2017年11月召开,刘延东副总理强调“贯彻落实今年施行的中医药法,切实做好少数民族医药工作,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中药材产业扶贫行动计划启动,助力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 》(国办发〔2015〕32号)及《关于开展“三个一批”建设推动中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等系列政策措施的出台为彝药材产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和保障。

彝医药文化迎来了的传承、发展与创新的春天,必将提升到崭新的历史高度,成为实现国家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之民族医药振兴的旋律之一。

三、凉山彝医药发展状况  

(一)组织领导方面

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民族医药协会、四川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四川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四川省凉山州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西南民族大学党委的深切关怀和坚强领导下,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委、政府将彝族医药事业发展作为同步小康建设的重要内容,大力推进彝医药服务体系建设和彝医药人才培养,提升彝族医药服务水平。此项工作得到了四川凉山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著名彝医药专家、西昌彝医药研究所所长郝应芬(阿子阿越),云南省楚雄老拨云堂彝医馆馆长、著名彝医药专家张之道,著名中华传统文化研究学者、彝族太阳文化与彝医基础理论研究专家刘明武,黄家世代家传的宏观医药理论“黄家医圈”的第八代传承人黄传贵,原成都军区民族民间医药研究所所长方文才,成都三勒浆药业集团顾问李耕冬,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传统医学研究院李林森,云南省楚雄州齐苏堂彝医馆馆长王敏等全国著名彝医药专家及国家民俗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老板萨龙,等等有识之士的鼎力支持。凉山彝族自治州新建的凉山州彝医医院和9个县级中彝医院,也将为彝医药的发展提供强大的组织保障。

(二)人才培养方面

西南民族大学彝学学院积极担负起彝族传统医药文化传承与发展的历史使命,率先开设了中药学(彝药)本科专业,并于2014年秋季开始招生,这意味着把彝族民间自生自灭的师徒传承转变为国家高等教育的传承,这是彝民族传统医药文化发展历史上的重要里程碑;2014-2019年连续招生中药学(彝药)本科专业,共计176人;2018年6月迎来了第一届中药学(彝药)本科专业的首届毕业生20人,目前已经考上硕士研究生8人,考研率40%;该大学已经连续招生了六届中药学(彝药)本科专业,加试彝语,生源覆盖了四川、贵州和云南等彝区。彝医药实现了高层次、全方位的人才培养和整体传承,走向现代化、正规化的发展道路。彝医药学的合法传承将进一步推动彝族地区的民族团结、文化安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具有划时代的政治和社会意义。这批彝医药人才即将投身社会,为提高彝族地区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解决彝族地区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现实问题奉献一己之力。

(三)理论基础方面

1978年来,我国先后发掘出了《明代彝医书》、《医病好药书》、《医病书》、《看人辰书》、《小儿生理书》等10多本彝医古籍,其中《明代彝医书》成书于明嘉靖四十五年,书中收载的彝药多达231种,另外还记载了59个病种和226首单、验方。在四川凉山地区还发掘出了《造药治病书》、《启谷署》、《医算书》等彝医古籍,这些彝医古籍分别收载了几十至数百种彝药。1982年,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了我国最早的一部彝药专著《彝药志》,收录了103种彝药。1990年来,凉山彝医药专家李耕东和贺廷超还出版了《彝医植物药》及《彝医动物药》,书中收载了四川凉山彝医传统使用的植物药106味,彝医动物药药224种,记录了很多特殊的宝贵的用药经验,对拓展新药、开辟药源具有重要价值。此外,凉山彝医药专家郝英芬还整理编写了《彝族医经》,收载彝药1064种。这些专门论述彝族药物的著作,都是根据本地彝药资源情况和彝医用药经验而编写的,对继承和发展彝族彝药做出了重要贡献。

(四)自然资源方面

凉山州地处云贵高原向青藏高原过渡地带,具有优越的气候资源优势,凉山地区产名贵药材有悠久的历史,早在《名医别录》中就已指出彝区之永昌、益州等处产麝香、犀角。20世纪40年代,在凉山彝区考察的学者,也记录了凉山地区盛产的鹿茸、麝香、熊胆、穿山甲、蛇等名贵动物药。据不完全统计,凉山地区有药用资源4635种,隶属266科,其中:植物药4403种,药用动物226种,矿物药6种,药材资源蕴藏量占全省的20%,总量为四川之冠,被誉为“川西南中草药宝库”。彝族人民利用这些资源形成了彝医药及许多的单方和验方,医治跌打损伤、虫叮蛇咬、咽喉炎、痛风、风湿关节炎等疾患。

(五)基础设施建设

凉山州彝药标本数字信息化建议项目已正式向四川省科委申报立项,计划在凉山州食品药品检验大楼内建设标本馆,用地600平方米,规划设置历史文化馆、彝药特色馆、药材标本馆、腊叶标本馆和数字化标本馆5个分馆,将已收集的腊叶标本67000余份,药材标本10000余份,打造成一个集彝药科普平台、科研教学基地和对外民族文化传承与交流的重要场所为一体的数字信息化现代标本馆。

凉山州第二人民医院计划建设“凉山州民族药制剂中心”,目前已经州卫健委同意,报州发改委立项。中心建成后可完全解决全州医疗机构制剂生产能力问题。

四、彝药健康发展的思路

(一)推动“彝医医疗机构制剂”申报工作,推动《彝药成方制剂指导原则》工作

四川省尚无取得批准文号的彝药及彝药医疗机构制剂,因此积极向四川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四川省食品药品检验检测研究院汇报,推动相关工作。

筛选彝医临床疗效确切的医疗机构制剂(包括新申请的和已有的医疗机构制剂),对其安全性、有效性、稳定性进行评价,优化医疗机构制剂的制备工艺,提高原有医疗机构制剂的质量标准。根据四川省医疗机构制剂注册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开展四川“彝医医疗机构制剂”的系列研究工作。

新申请72个彝医临床疗效确切的医疗机构制剂。推动《彝药成方制剂指导原则》工作开展。

(二)推动《彝药材标准》、《彝药材饮片标准》制定工作

对四川省彝医临床常用药材,尤其是多基原彝药材,开展野外植物采样、制作腊叶标本、定种,根据2015年版《中国药典》的药材标准要求,对所采集药材进行药材质量标准研究,尽可能解决“同物异名”、“同名异物”问题,成果形成《四川彝药材标准》。

根据彝医药理论,同一种药材,根据治疗疾病性质的不同而炮制方法相应不同,对彝医临床常用药材的炮制理论、炮制原则、炮制目的、特色炮制方法,开展产地、炮制方法、加工的技术研究,保证彝医临床用药的有效性,成果形成《彝药材饮片标准》。

(三)推动规模化的彝药材种植基地

优选彝医临床用量大、野生资源匮乏或濒危、人工繁育或种植困难导致市场缺口大的彝医药用植物资源,开展青藏高原东南缘资源调查及种质资源收集、保存与评价研究,构建彝医药用植物资源数据库及信息管理系统;开展彝医药用植物的仿野生良种保护与繁育示范研究,从源头上保证彝医药用植物特别是珍稀濒危品种的道地性、品种正确、资源可持续性。

(四)推动彝药产业发展

根据彝医理论重视“防重于治”的思想,对彝区使用历史悠久的药食同源植物进行产品开发研究,用“食补预防”代替药物治疗,带动彝医药康养产业。

选择5-6个可推广应用的彝族火草灸疗法(原发性痛经、颈椎腰椎、失眠、胃脘痛)、彝医火疗法(膝关节炎、踝关节炎、腰腿痛)、彝医拔吸术(腰腿痛、颈椎病、肌筋膜炎)、彝医挑刺疗法(脾胃病)、彝医放血疗法(一切无明原因的疼痛疾病)、彝医滚石疗法(肌肉损伤、颈椎病、肩周炎)、彝医按压术/推拿(腰腿痛、腰肌劳损)、彝医温热火罐疗法(肌筋膜炎/寒湿痹证)等外治法及彝医食疗法等彝医特色诊疗技术、方法、方药,

优选彝医防治痛风、痛风性关节炎、咽喉炎、风湿及类风湿性疾病、强直性脊柱炎、皮肤病、脱发、骨伤等彝医药防治优势病种,开展临床疗效、特色技术、诊疗标准、方中药材质量标准、制剂工艺优化等方面的研究,形成可推广应用的彝医特色诊疗技术、方法和方药。

综上,彝医药有优秀彝族传统文化为发展基础,有完备的基础理论为发展核心,有优秀的药材储备为发展保障,是我国传统民族医药事业不可或缺的一股力量。全面支持彝族彝药事业科学、健康发展,是弘扬民族医药发展的重要举措,是增强彝区“造血”功能的重要举措,是推进彝区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举措,也是贯彻落实习总书记来凉山视察精神的重要举措。


相关附件: